3顆星.JPG  

無伴奏安魂曲
作者:成英姝/著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00年11月01日 


我心裡很害怕,但是我對自己說『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


台灣最漂亮的美女作家

很久以前,成英姝就是我認為台灣新生代最重要的作家了。早在他出第一本短篇小說集(公主徹夜未眠)、第一本長篇小說集(人類不宜飛行)的時候,不可諱言的,她長的漂亮,絕對是加分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認為台灣新生代重要的作家有兩位,一位是成英姝,另外一位是郝譽翔,共同的特點:他們公開發表的第一篇文章我就注意到了,另外就是他們都是美女......。

筆調輕鬆

成英姝的寫作方法,有點像村上春樹,並不是說她在模仿他,而是文字的本質相像。

平路 說「不論村上或是吉本那樣的作家,都可以讓讀者迫近這樣的情境:『如果是你有可能也會這麼做吧!』這篇小說也有同樣的特點。

台灣難得得一見的『推理小說』

台灣的本土小說,嚴格說起來,除了武俠及言情之外,是沒有其他類別的....。這本小說,被歸類為「推理小說」,並獲得時報文學2000年人間副刊百萬小說推理小說類首獎。可是,就我這個推理迷來說,這實在不能算是一部推理小說。
首先,它
缺乏解迷的過程,而且,作者故意隱藏了資訊,讓作者和讀者之間的資訊是不對稱的(這是推理小說的大忌),而追根究底的原因,可能是作者本身根本沒有意識到他所創作的是一本推理小說吧!所以根本不在乎推理小說的傳統。

但是就這本小說的外觀來看--有一具屍體(最後還變成兩具)、有一個蹩腳的偵探(業餘的)、有追尋兇手的過程...,勉強,在推理小說沙漠的台灣,也算合格了吧!

重點還是作者運用文字的技巧

作者巧妙的將主角(男)年少時期的記憶經驗,延伸了10年,讓他在10年後,仍得以繼續追尋未完成的夢--找尋殺害年少伙伴的兇手。另外將另一主角(女)的心理意識,透過層層的轉化,表露出一個受過傷、憤怒的靈魂,如何在這個美好、虛偽的世界中繼續生活。

作者想表達的是什麼...虛無飄渺,無法得知(就連書名為何叫無伴奏安魂曲,也不知道),但讀者領會了什麼,卻很重要。

這本書中的每一個人,都顯露出不尋常的寂寞(空虛)、甚至懦弱。
阿夏(被主角誤為阿秋)看到同事在停車場被毆打,卻裝作沒看到,轉身就走,從此不再回公司上班。(「我不要再回那裡工作了,女孩心裡想。為什麼小桃被人毆打又被尿灑在臉上卻是我要離開呢?好可惡。但是無論如何也不想再見到小桃了。」)

阿泊(主角)童年的時候,為了同伴被殺害,曾經想當個偵探,卻連「有沒有看到一個穿橘紅色運動短褲,留著妹妹頭的小女孩經過這裡?」都無法問出口,取而代之的卻是問了「可否給他一碗麵線?」因為「他不敢,他怕被忽略、嘲笑、蔑視和厭煩。所以他在問題到了舌尖的時候改變了主意。」

成年之後,為了調查阿夏的死因,他訪問了阿夏的房東、阿夏的同事(小桃),卻還是什麼都問不出來。他只能在阿夏的語音信箱裡,對死去很久的阿秋留言。我想,只有在那個時候,主角才是自在不害怕的吧!當他遇到美綺,並懷疑美綺就是電話留言中的阿秋,他又興起了調查的心,他問了東南(美綺的男朋友)的同事(阿喬)、敏娜(東南的前女友),結果「他又想到阿喬說的話,教他千萬不要為了問東南的是情跟敏娜買褲子,現在她不但買了,並且一直到他走出店門外都沒說一句話。」

美綺為什麼最終會殺了兩個人呢?「沒有什麼具體的想法,只覺得東南也有可能傷害她,光只是這樣的念頭就讓她全身顫抖起來。」「所謂的信任指的是什麼?不信任又是什麼?」「那樣的痛苦她這一輩子都不要再忍受了,她這麼想。當第二天中午東南告訴她,他為她殺了那個女孩子的時候,她覺得所有的痛苦都得到了解除。」

結果是,東南並沒有這樣做,「美綺很早就已經對自己絕望。我是永遠也沒有辦法去反擊傷害我的人了,因為我太懦弱。」「我告訴自己,一味的逃避痛苦,忘記所有的不公平,學著看開一切,根本沒有用。只有使自己變強才是唯一的辦法。但是我不知道什麼是變強,變強的感覺叫人捉摸不定。有一瞬間我覺得捉到了,就是殺死東南的時候,可是那一瞬間令我很困惑,那到底是不是我想得到的答案?」「我心裡很害怕,但是我對自己說,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我不再是那個膽小、懦弱、沒有勇氣的美綺,而是一個聰明、冷靜的強者。其實我恨所有傷害過我的人還不如說是恨自己,我的憤怒不是為了別人,是憤怒自己的軟弱,我為什麼那麼沒用?」


結局,阿夏被殺,僅僅只是因為在某一天,東南踩斷了她的鞋子,而阿夏硬是要東南陪著他去修鞋,美綺有事不能陪著去,美綺痛恨阿夏有這樣的勇氣(惡意)表達自己的感受。胡思亂想下,東南告訴他已經殺了阿夏,卻又被美綺發現阿夏還好好的活著,於是美綺殺了東南,又殺了阿夏。會和阿泊相遇,只是因為阿泊在阿夏的手機裡,留了「阿秋,我把那個傢伙解決了,我不是開玩笑的。屍體丟在水溝裡,我不方便多講,但是我很好。我會再打電話給妳?」

每個人都是寂寞、懦弱的

「阿夏要東南帶她去修鞋子,並不是美綺說的勇氣或是惡意,阿泊想著,她只是寂寞而已只是因為孤獨,想東南陪他走到修鞋子的地方,這短短的一段路而已。」
「因為阿夏很寂寞阿!就跟自己現在一樣。」

這本書,吸引我的地方,除了作者之外,就是這樣子的感覺吧!冥冥之中,所有的事情都是注定好的,而每個人的性格,引導著走向悲劇的命運,在時間的巨輪之下,是沒有任何修改的空間的。每個人,無論在表面上如何堅強的過生活,都有懦弱的那一面,藏著...藏在心裡的角落,等待著哪一天暴露出來...... 。

自訂搜尋

    全站熱搜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