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萊特


梅瑪.錢尼有一個大家看起來非常幸福的家庭,她的老公很愛他,她們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梅瑪不需要外出工作,也不需要擔心老公的事業,家裡的事情及小孩都有專人幫忙打理,就外人來看,對20世紀初的女性來說,這應該是完美的家庭生活了。但是她的靈魂未能獲得滿足,於是當一位天才建築師法蘭克.萊特出現在她的生活中時,她迷惑了,或者說:她真正的陷入了戀愛中。為了追求真正的自己,她勇敢的做出決定,離開自己的家庭,也包括自己的兩個小孩。

 

在當時的年代(即便再現代),兩個已婚的男女拋棄各自的家庭,另外生活在一起,造成了很大的轟動,梅瑪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受到外在及內心的譴責,但她的內心也為自己辯護。在她去聽浮士德這齣歌劇後,她心裡想的是「然而......然而。她怎麼能,任何人怎麼能譴責浮士德,急欲追求一丁點快樂,願意出賣靈魂,只為了說,是的,有那麼短暫的剎那,我真正地活著。」

 

真正的活著,或許正是梅瑪敢於挺身對抗世界的力量來源,遠大於由愛情所獲得的力量。正如她準備離開她的家庭時,她和她姐姐的對話所揭櫫的事實「我嫁給艾德溫,但慢慢地......現在我覺得如果我待在這棟房子裡,如果我繼續假裝,那麼我僅剩的自我就會活活窒息。」只不過在這個時候,她想到的只有她和艾德溫的關係,而沒想到她的兩個小孩。

 

當她在偶然的情況下,閱讀到女性主義者愛倫.凱的「愛情與婚姻」這本書後,其中的句子加深了她對自己追求真實自我的信念。

 

「一旦婚姻喪失了愛,那麼這婚姻就不再神聖。但如果在婚姻之外,發生了真實、偉大的愛,那麼它是神聖的,有它自己的權利。」

 

「每一對新的情侶都必須藉著同居,來證明他們的愛提升自己和人類的生活,唯有同居,才能確定特定的個案是否道德。」

 

「當人精通愛的文化時,整個人類就會進化到更高的層面,無需法律來規範婚姻和離婚。」

 

而後她在巴黎親眼目睹大淹水後的慘狀,「梅瑪看到前方遠處的木草地有一點一點的龐大輪廓,等火車駛近,她才明白這些形體是泡了水而膨脹的牛屍。更遠處,小小的墓地彷彿連根拔起,墓碑和空的棺材四散在一旁的草地上。她瞥到可能是失手的手背由一個木箱中垂下。」她在心中確認了「這一切多麼荒謬,生命本身是如此短暫,如此珍貴。不能誠實地生活,就等於是怯懦地浪費生命。在生命給予她這所有的煩擾之時,它也給了她更美好的恩賜,那就是瑪莎和約翰。接著,在偶然之中,生命給了她另一種愛,既激情,又鼓舞,只是順序錯了。擁抱法蘭克,接受這恩賜,似乎就是肯定生命。」

 

在這之後,她才真正開始和法蘭克的新生活,也開始回頭修補因為自己對抗法律道德引起的人際關係的混亂。這包括她和自己兩個小孩的親子關係,也包括她和自己親姐姐的關係,當然還要再加上她和法蘭克家族的關係。

 

在這本書中,作者清楚的描寫了梅瑪的思慮以及作為,也藉著梅瑪的眼睛,看到了法蘭克.萊特這位20世紀美國建築大師的美學觀點及建築風格。在21世紀的台灣,外遇(通姦)仍然是違反法律,當然也違反道德,因此這本小說中,主角的作為有可能依舊被視為離經叛道。但這本書最重要的是:藉著梅瑪,告訴大家,真實的面對自己,勇敢的面對自己的選擇,並且堅持下去。

 

創作者介紹

蠍子的私人空間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drow
  • 不能誠實的生活...

    不能誠實的生活...
    的確是大多數人的通病
    往往在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
    才感嘆不敢勇於追求真愛
    在世俗的道德與法律規範下
  • 道德就算了
    我覺得用法律來規範對愛情忠貞真是很可笑的事

    但話說回來
    要完全忠於自己,誠實過生活,可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呢

    Scorpian 於 2010/04/29 17: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