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密者:Olympus前執行長捨命揭露20年假帳的故事

Exposure: Inside the Olympus Scandal─How I Went from CEO to Whistleblower

作者:麥可‧伍德福特

譯者:許恬寧


蠍子讀-告密者

本書的背景新聞:

Olympus爆假帳醜聞 股價大跌29% 恐被迫下市

奧林巴斯帳目造假市值蒸發60億美元

 

這是一個真實事件,並且由當事人Olympus前執行長麥可.伍德福特(Michael Woodford)親自還原事發經過。讓讀者能對這個事件有親臨其境的視野角度。

 

我愛這本書,因為這是極少數,能夠用另一個角度來描繪世界知名的頂級企業,為了美化財報上的帳面數字,可以無法無天到什麼地步。而更重要的是,這本書雖然是從麥可.伍德福特的角度(廢話,這是他寫的)來看事情,或許有其主觀性,但也因此讓我們可以從他的角度思考,如果是自己發現這個問題,真會有道德勇氣去揭發這種假帳事件?或是蒙住眼睛假裝沒看見?又或是潔身自愛一走了之?還是成為共犯結構的一份子?

 

我認為:企業經營者、高階經理人,都應該看這本書,同時問自己這個問題。

 

因為這是真實事件,所以我也就不擔心說出故事的結局,最終,做假帳的人受到法律訴追,結果未定,但至少看起來,雖然是做假帳,但目的只是隱匿企業的虧損,並非為了董事或特定人的私人利益。(當然,依常哩,在這過程中,難免有人從中卡油。)在這一點上,台灣許多企業經營者藉由控制董事會來行A公司(股東)的錢,更是邪惡。

 

但即使如此,做假帳就是做假帳。麥可.伍德福特在接受專訪時,有一段問答是這樣的:

 

 

問:醜聞發生後,奧林巴斯股價花了19個月才回到原來價位,現在才轉虧為盈,你誠實揭露真相,但揭發前是否有想過股東利益,你不是該為股東權益負責?

 

答:誠實重於一切,高於股東權益,不能在這上面妥協、退讓。如果你誠實、誠信地經營公司,最後一定會受惠。

 

如果你把股東權益置於其上,最後公司也不會好。我們要保全股價或者要活得誠實?面對、處理它,就是對股東權益最好的方式。短痛是為了長期好,對我而言,誠實、誠信,不應只是嘴上說說,它比短期財報上的成功還要重要。

 

看這本書,讓我感觸許多。特別是作者自己說的:如果你不行動,你就成了共謀者。我是這樣認為:沉默,你就跟壞人一樣壞。」但,我還真的沒把握當我遇到和作者一樣的情境,也會這麼有道德勇氣。

 

台灣企業有許多地方承襲日本企業的傳統,例如書中P62頁中,作者以總裁的身分追問Olympus副總裁森先生,關於併購案的價格相關資訊,得不到具體回應後,問了一句「你替誰工作?」得到的答案既不是Olympus(公司),也不是作者(總裁),卻是「我替菊川(董事長)先生工作,我效忠菊川先生。」在企業所有權、經營權觀念混亂不清的台灣,大概沒有人覺得替董事長工作有什麼不對。但其實,董事長是董事會的主席,理論上不應涉及公司實際經營層面,而無論董事會或是經理人,效忠的對象都應該是企業本身,而非個人。但這個觀念,在台灣,大概不存在。

最後,衍伸出來的就是公司之間有派系,各自擁護自己的人馬,支持自己人。作者引用經典電影「教父」的橋段說明這種詭異的情況。「倒楣鬼佛雷多在拉斯維加斯幫派面前不同意弟弟麥可.柯里昂時,麥可說的話:「佛雷多,你是我哥,我愛你,但永遠不要和別人站在同一陣線對抗你的家族,永遠不要。」」最後,組織幫派化。(咦,最近我們偉大的國軍是不是也被這樣質疑)

 

另外,由於作者是真正從Olympus基層做起,花了30年的時間以「外人」的身分得到總裁的地位,堪稱史上唯一,他對於日本企業的觀察,也頗值得玩味。如:

「不管菊川說什麼、說得有多離譜,都會被奉為智慧箴言,因為日本人認為官大學問大且無所不知。」

「最糟糕的主管談話甚至會被特別重視,就像佈道大會一樣。」

「當然,在任何組織裡,最親切的通常是那些最低層的人,而最惹人厭的就是那些最資深的人。」

「一個人怎麼會和另一個人親近成那樣,出差與開會時花那麼多時間在一起,結果最後發現你根本不認識那個人。」

 

最後,作者引用2012年7月福島核災事件獨立調查穩員會的調查報告「這顯然是個日本製的災難。基本原因是根深柢固的日本文化傳統:我們反射性地服從;我們不願意質疑權威;我們極力跟著計劃走;我們有島國的偏狹性。下了這麼一個結論:「我認為日本企業之所以注定失敗,主要也是因為這同樣的四點原因。」

 

延伸閱讀:《商周》新書/伍德福特 勇敢「告密者」


購書網址:告密者:Olympus前執行長捨命揭露20年假帳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蠍子的私人空間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