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紅

深紅

 

 

這本書的篇幅不大,餘韻卻很深...


雖然書名「深紅」是意寓書中那恐怖的場景-你的父親、母親還有兩個弟弟流的血,有的是鮮紅色,有的是深紅色,有的很混濁,有的反射著飯廳的光。血海似乎有好幾個層次,四個人躺在血海中。」但這故事卻也如陳年紅酒,入口清爽,後勁十足。


書中主要的主角是上述滅門慘案中唯一倖存的女兒-秋葉奏子,慘案在她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發生,訴訟則一直進行到八年後,她念大學時才終於確定殺人兇手都築則夫死刑三審定讞。因為三審定讞的新聞,讓奏子有了一個和兇手的女兒-都築未步接觸的機會。但為什麼被害者遺屬想要和加害者家屬碰面呢?


東野圭吾曾經在「」這本小說中,探討加害者家屬所受到的社會壓力,而在野澤尚的「深紅」中,則深入被害者遺屬的生活,希望能探究人性中不可捉摸的部分。而我覺得作者雖然選擇以被害者遺屬為主角,但如果未能思考:被害者家屬為什麼也要背負著罪惡感過生活?那就無法真正的理解作者精心刻畫的這個故事。


奏子確實是抱著想報復未步的心態來接近未步的,雖然她欺騙自己說:我覺得我必須知道,和我一樣在十二歲得知這樁命案的都築未步,在他父親被判處死刑確定後,現在要怎麼活下去?如果她不想活下去,又是怎樣毀滅?但是作者透過了發現命案現場的警察說出了:妳的傷痛和她的不同,妳的痛楚和她的痛楚沒有交集,如果你們暴露彼此的真實身分,只會再度撕裂彼此的傷口。但被仇恨心淹沒的奏子,是沒辦法接受的。


直到奏子和未步交上朋友,並且共同策劃(或說是奏子慫恿未步殺人),直到奏子真實面對自己從在畢業旅行途中接到壞消息到趕赴到醫院觸摸到自己親人的遺體這四個小時的記憶,真實的自己才體會到「斬斷憎恨和血的鎖鏈是誰的使命?沒有人想要懲罰未步,我也不需要懲罰自己。憎恨已經折磨了我和未步整整八年,該結束了。」「必須阻止憎恨交織後,開始滴落的黑暗水珠-飽含憎恨和殺意的水珠繼續滴落。」


如果只是單純的加害者家屬和被害者遺屬之間的糾葛,讀者很容易就一面倒的偏向被害者遺屬那一邊去,這或許可以說世人性中善良的一面,因此作者野澤尚非常巧妙的在一宗殘忍的滅門血案中,加入一些有平衡作用的動機因素,那就是兇手都築則夫事實上是受到被害者欺騙,在無可忍受的情況下才犯案的,但又為了不讓讀者一面倒的偏向加害者家屬,作者又讓都築一口氣連不相干的太太及兩個未成年小孩都殺了……,讓讀者心中的天平頂多只是微微傾斜,確保不會完全倒向哪一邊。 


在這些悲劇事件中,唱高調都是無濟於事的,但悲劇只發生在加害者和被害者之間,加害者親屬和被害者遺屬,都是悲劇的受害者,也許受害者遺屬這輩子都不可能原諒加害者甚至加害者家屬,但…憎恨他們又能帶給自己什麼樣的好處嗎?

這是屬於人心永恆無解的謎!

 

 

創作者介紹

蠍子的私人空間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