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記

女神記The Goddess Chronicle

 

 

印象中,我看過桐野夏生《濡濕面頰的雨》(1993,講談社;1997,台英雜誌)或《柔嫩的臉頰》(1999;2001,台北皇冠)其中一本(這兩本書名實在太像,而我有是很久以前在圖書館看的),但我很確定自己看過《異常》(2003,文藝春秋;2005,台北商周)這本http://scorpian.pixnet.net/blog/post/22037367

 

我對桐野夏生作品的印象是:她很善於描寫人性的黑暗面,對於心理轉折處的描繪尤其深刻,或許她生為女性,對於描繪女性心裡更有獨到之處,因此她的作品好看的地方不只在於故事的曲折,更特別的地方是讀者充分體會書主主角人物的心理轉折。

 

這本「女神記」,獲得2009第19回紫式部文學賞受賞。書中故事主要在描寫日本古代神話人物伊邪那美與伊邪那岐的故事。書中神話故事多數系參考古神記而來,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在網路上搜尋。參考網址:http://baike.baidu.com/view/1429314.htm

 

比較特殊的是桐野夏生採用不同的視點來寫這個故事。

 

一開始先藉由生於多島海中,全世界太陽最早升起的小島「海蛇島」的波間口中,娓娓說出關於這個島的傳說,以及波間短短16年的生命體驗。雖然波間只在人世間活了16年,但是她卻從出生那一刻起便繼承了全島的不潔命運,更違背了全島人民的意志,與相愛的人逃離這個小島,卻在產下女孩後,遭到愛人的背叛殺害,抑鬱而終。也因此落入黃泉國,成為黃泉國女神的侍從。也因此得以聽聞伊邪那美的傳說……。

 

桐野夏生的文筆很好,因此對於日本古代傳說一無所知的我,也藉由這本書中的描述,了解到了日本上古神話故事。但這本書雖然描寫的士日本古代神話故事,但桐野夏生想表達的重點卻不在這裡……。

 

原本同為天神的伊邪那美與伊邪那岐,共同的任務是產下日本國土,而他們也完成任務的產下了八個島,構成日本國土的主要基礎。而後伊邪那美陸續產下海神、水神……等,卻在產下火神時,受到嚴重燒傷不治身亡,因此成為黃泉國之神。但伊邪那岐卻依然在世間繼續她的造神任務,原本負責生產的伊邪那美卻成為掌管黃泉的神,原本無法生產的伊邪那岐卻能單性生產了,並且產下了最重要的三個神:天照大神(太陽女神)、月讀神(統領黑夜)、須佐男命(掌管大海)。

 

原本渾沌的世界有了陰陽,但到此陰陽卻又發生逆轉。更重要的是:原本掌管生產卻淪為黃泉國的伊邪那美,心裡感想如何?我認為在這書中,桐野夏生想要解決的是這個問題!

 

我說過桐野夏生很會描繪女性心理,特別是黑暗的那一面。在書中,我特別受到其中三段文字的吸引。

 

第一段是波間在被告知其自出生起便該承擔全島幽冥之國的巫女的那一刻,她的大哥告訴她,之所以沒有提早對她說,是「讓她能夠度過幸福的童年」,但命運是不能違抗的。但對波間來說,這個隱瞞是她被視為「不在場者」,那不叫惡意,是遠遠更為巨大的惡意。全島的人自得知她是巫女的那一刻,便瀰漫著對「不潔者」的哀憫與侮蔑,她根本沒有所謂的「快樂童年」

 

第二段是伊邪那美對於被放逐到黃泉之國,每天必須選定一千個死者,但伊邪那岐卻仍然是天神的身分,產生了無處發洩的憎恨。並說出「一但心懷憎恨,便只能靜待憎恨的烈火自行熄滅,才能得到安寧。

 

第三段則是波間在回到人世間殺死被判自己的丈夫真人後,與真人在黃泉國相見,「我還發現了另一種空虛,那就是即便殺死對方,這種憎恨與憤怒也不會消失。怨恨這種情感,一旦點起火苗便難以撲滅,只能等待火苗自己燃盡……

 

這事本神話故事,但和一般人曾讀過的神話故事絕對不同,這也就是桐野夏生文字的魅力所在。

 

購書網址:女神記

創作者介紹

蠍子的私人空間

Scorp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